当前位置:首页 > 精美故事>内容

公主殿下好软,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作者:精彩美文 日期:2020-12-26 19:34:54 浏览:259分类:经典美文

仿佛溺水者抓住一根浮木,曲瑞呜咽一声,慌乱地攀上对方:“救我、救我……求求你送我进房间……”

男人打横托起少女轻若无骨的身体,拧开休息室的门。

曲瑞觉得全身一轻,骤然而至的失重感让她本就乏力的身体越发绵软。

她蜷缩在男人的怀抱里,全身发抖面色潮红,手脚软的好像不存在,被水浸透的杏眼里头是藏都藏不住的惊惶与无助。

“别哭,别怕……没事的……”

温柔的男声在耳边低语,似乎是想安抚她的情绪,男人下意识收紧手臂,将她更深地往胸口圈住。

曲瑞的脸颊抵住男人的胸膛,男人的步伐很稳,抱住她的动作温柔又强悍。她大口大口吸气,鼻端满满都是这个陌生男人身上的气息。

这是一种清淡的木质清香,清幽冷冽,带着某种安定人心的特质。龙血香木,一种很罕见的隐香,只有凑得极近时,才能闻到这种帝王木的威沉之气。

人类的五感中,嗅觉比之其他感官更古老、更敏锐也更神秘。相传它可以跨越数十载时空,拥有更根深蒂固的记忆。

曲瑞觉得灵魂被瞬间穿透,某些遥远的记忆被唤醒。记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可记忆中的熟悉与安定,却奇迹般让她慌乱无助的心寻到一个支点一点依靠。

室内没有开灯,男人走至床边俯下身,护住她的头将她轻轻放置在床榻上。

他的手臂保持着拥住她的姿势,像拥住什么罕见的珍宝,小心翼翼却又收着势,仿佛只要她表现出一丁点儿不乐意,他便不再动了。

泪无声地滑落,被人珍视的感觉让曲瑞收拢满身的彷徨与惊恐。

近、太近了。龙血木的隐香仿佛一颗火种。

空气是灼热的,身体是滚烫的,曲瑞呼吸紊乱,她张大嘴努力呼吸,却还是觉得上不来气,急得自喉咙里溢出一丝呜咽。

仿佛听到了曲瑞内心的呐喊,男人低笑一声,一双柔软冰冷的唇贴过来,带着温柔与怜惜,轻轻的印在她的唇上。

一丝丝清凉熨帖的舒适感,自接触的唇向体内蔓延。她仰头舒一口气,喉咙里发出一丝似难耐又似叹息的低吟,不够还不够,要更多。她自喉咙里发出一丝难耐的低吼,一个跃身将男人压在身下,毫无章法地在他身上胡乱磨蹭、吮吻。

男人被这陡然而至地变故惊得呆愣片刻,哑然失笑道:“好吧小野猫,如你所愿。”

修长的手指解开她领口的盘扣,男人埋在她脖颈和肩窝处反复吮吻,吐出的气息滚烫灼热,周遭的空气仿佛都被点燃。他的吻由轻到重,自缓而急,密集如雨,将曲瑞笼在一个满是温存与炙热的世界里……

……

深夜,室内还残留着某种叫人脸红心跳的东西。

曲瑞睁开眼睛,足足好几秒种,脑子里混沌一片。

她轻轻侧头,枕畔的男人侧卧着,半张脸都埋在凌乱的被褥里。房内没有开灯,黑暗中,她只能略略辨识出他优美的面部轮廓。

曲瑞的脸羞臊得通红,脑海中清晰地浮现那些炙热与疯狂。她轻咬嘴唇,心慌得好像揣了一头小鹿砰砰乱撞。

她翻身下床,圆润冰凉的玉石盘扣仿佛也在淘气,抖着手扣了几次才扣上。

轻声呼出一口气,黑暗中,曲瑞悄无声息地溜出房间。

伴随房门轻轻关上的呵哒声,顾昳年睁开眼睛,乌黑的眼眸里一片清明。

他保持不动的姿势,好一会儿俊美的脸上才浮现出一丝笑意。他瞥了眼房门的方向,显得有怅然若失。

许久,他的目光探寻地集中到房间的一盆绿植上。肥厚的青绿色叶片,在昏暗的光线中泛出幽幽的光。

“真是有意思。”顾昳年苍白修长的手指轻探,从花盆里取出一个闪着微光的小玩意儿。

想起刚才曲瑞的惊惶与无助,他的神色瞬间变得冰冷唯美文章。不管是谁,敢算计他的女人都必须付出昂贵的代价!

一张金卡放在桌面上。少女**的手指在上头轻轻敲了两下。

“这里面是三百万,即便丢了这份工作也足够划算。而我,只是要一份监控视频的拷贝而已。这点小事情你不说我不说,绝不会有人知道。”

酒店值班经理的脸上滑下一滴冷汗。面对巨大的诱惑,他内心正在挣扎。

待他在少女的指示下调出花园监控画面后,背心都被冷汗浸透了。

画面上那对看起来非富则贵的年轻男女,他们的举动实在是……这些有钱人还真是疯狂,才看了一会儿他就觉得头顶冒汗浑身燥热。

在少女的指示下,他抖着手将视频拷贝一份。

算了,这种豪门恩怨本来就不是他这种小人物应该掺和进来的。经理收好金卡,心里打定主意明天就辞职。

曲瑞将一只小巧的U盘捏进手心,快步走出酒店大门,将那座奢侈的酒店和里面的人统统丢在身后。

曲瑞失踪了。

那晚生日宴后,曲瑞好像一滴水一样人间蒸发。

很快,帝都名流圈里传出一些流言蜚语。

有人说曲家这位自小任性的大美女被野男人弄大了肚子跟人跑了;又有人说曲大美女在外面得罪了人,被绑架撕票早就死在某处;还有的说她被人抢了未婚夫,伤心之下远走……总之,各版本不一,都说得有鼻子有眼。

日子一天天地过。流言慢慢淡去,渐渐地没人再关注这些。

四年后。

法国巴黎。杜乐丽花园。

Haute Couture高定时装秀场内场面火爆。T台上模特们身穿一组组美轮美奂的旗袍高定礼服引得本已趋于白热化的场面再次沸腾,咔咔咔闪光灯爆响,场内的摄影师们疯狂地按下快门。

一年前,NdbA,这个LOGO为一片云朵的牌子在时装周展露头角。

很快,那些华美的纻罗绸缎,精奢的刺绣滚镶,古老东方的传统礼服在那位神奇设计师手里焕发出震惊世人的奇幻魅力。

由她设计的旗袍礼服成为时尚名媛们争抢的珍稀品,而设计师本人却从未在公众场合露面,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为外人所知。

据传,一位颇为通晓中文的法国时尚大咖曾亲切地称呼她为“祥瑞”。
帝都国际机场。

赵锦刚应付完一波粉丝,正心浮气躁地跨进VIP休息室。

蓦地,一个女人的背影吸引住她的目光。

女人立在玻璃大落地窗前,长发披肩体态风流,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让同为女人的赵锦羡妒得暗中咬牙。而最最吸引赵锦注意力的是女人手里拎着一款包包。

几乎是看到的第一眼赵锦就认了出来——由殿堂级设计**保久玲女士设计并亲自打造,赠予了三位很特别的神秘人士,全球仅有三只的超奢品手包。

不久之前赵锦才在一个奢侈品拍卖网上看到一则求购帖,这款包包的求购价已经被炒到了400万美元。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种东西根本是有价无市。试想任何一位拥有这款包包的人,再高的价格都绝对不肯割爱。毕竟能拥有这款包包,不仅仅是财富地位的象征,能获得殿堂级时尚大咖保久玲女士的另眼相看才是关键。

如果她能拥有这款包,消息传出,那些眼高于顶的奢侈品牌还不排着队求她去做代言。所以,看到它的第一眼,赵锦立刻下了个势在必得的决定。

她盘算好几套说辞,心里想着无论多少钱、无论用什么法子都必须让这个女人出让手包。

赵锦走上前,傲慢地开口:“这位美女你手上这款……”

女人正操着一口流利的法语讲着电话,听到赵锦的声音微微侧头,清透的杏眼冷漠地斜睨过来。

只一眼,赵锦的舌头仿佛被猫咬掉似的,脸上的骄矜之色瞬间褪去。

曲瑞这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却被她硬生生压下。

女人只是淡漠地瞧了她一眼,就继续自顾自地讲起电话。

赵锦惊疑不定,挪了几步细看女人那张精致绝艳的侧脸。

像,真像。

可是又不对。

想到记忆里那个愚蠢到令人发笑,天真得好像脑子里只装了浆糊的曲家大美女。赵锦无论如何不敢把面前这个气质高贵冷漠的女子和记忆中那个人联系在一起。

眼前的女人拥有和曲瑞极其相似的容貌,但是气质却是那么高贵出尘,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刚才仅仅是看了她一眼,就让她忍不住觉得局促,连带她身上那身小香当季高定都显得寒碜起来。

这种天生就站在云端的女人,怎么会是曲瑞那个虚有其表的蠢货?

“有事?”女人挂断电话,唇边挂着一丝笑,清冷的目光在赵锦身上一转。

“啊,你?”赵锦好像做梦,试探着叫出心中那个答案,“曲、曲瑞?”

对方似笑非笑,却并没有否认。

“这怎么可能!曲瑞不是早死在外面了吗?”赵锦声音陡然拔高,掩饰不住地将心里话叫了出来。

曲瑞嗤一声冷笑。

“哦不,我的意思是,大嫂你这么久没有音讯,外面好多人说你遭遇了不测……”赵锦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赶紧把话往回诌,“呜呜呜……瑞瑞姐你不知道我和哥哥都快急死了。”

她居然真哭?

曲瑞惊了。

仔细想想上辈子自己死的时候,赵锦就已经是当红流量小花,看来这演技真不是盖的。

赵锦抹干眼泪,眼睛滴溜溜盯住曲瑞手里的包,话题飞快一转:“瑞瑞姐,你手上这只包包好漂亮。恰好我最近新接了个戏,这个包和我那个角色特别的配。”

哦,原来是为了这个。

上辈子,曲瑞和赵方铭订婚后,赵锦总来找她逛街吃饭,美其名曰替哥哥陪未来嫂子,其实就是来要东西。她眼皮子浅人又贪,什么衣服首饰包包啊,见到曲瑞什么好东西都敢要。

这些身外物对曲瑞来说不值一提,她毫不在意。可有一次恰好听到赵锦和她一个模特朋友炫耀,说曲瑞那个傻子,只要说两句好听的,就要什么给什么。这还是她,如果是他哥哥赵方铭,只怕曲瑞连命都肯舍。

曲瑞当时不可谓不寒心,再之后赵锦跟她求东西,她都直接签支票打发。

现在想想好多细枝末节都在提醒自己,可当初怎么就那么傻呢?

“姐,你那么多好看的包包呢。这一只就送给我吧。”赵锦的手已经摸上了包身,正喜不自胜地想从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