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摘抄美文>内容

激励员工奋斗的文章_好你个体育老师

作者:美文阅读 日期:2021-11-27 15:10:27 浏览:629分类:经典美文

 柯猛是省体育学院的硕士研究生,今年毕业,刚满24岁。这天,他正在乡下老家的茶园里,哼着山歌修剪茶枝,接了一通电话后,顿时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样,嘴巴半张着,愣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猛子,咋了,**中奖了?”老爹发现柯猛的异常,连忙走过来逗宝贝儿子,好让他不管遇上啥事,先轻松下来再说。柯猛垂头丧气地嘀咕着:“是‘中奖’了,还是个‘大奖’,不过不是**,是人生……”

原来,因为柯猛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读书时就兼任了母校的编外教练。这不美文佳句励志,毕业了,母校向柯猛伸出橄榄枝,让他正式留下来工作,可柯猛放心不下呆在老家不肯出来的老爹,以孝为重的他,婉言谢绝了母校的好意,执意回到家乡,想到市体校谋个体育教练的职位。

一个月前,柯猛参加了全市教育系统的统一招聘考试。他信心十足,天天在家等着好消息,结果就在刚才,电话那边教育局职员告诉他:明天早上八点到局里人事科拿调令,然后去锦程中学体育组报到。堂堂体育学院高材生,却被派去普通高中当体育老师,这不是人生中的“大奖”,又是什么?

柯猛愁容满面地告别老爹,往市里赶,一路上觉得自己那个憋屈啊,就像真丝用在粗布上,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个教育局局长在睁眼办瞎事。

第二天早上八点,柯猛到人事科打了个照面,就气呼呼地进了局长办公室。局长一下子就认出了在招聘考试中十分突出的柯猛,说:“小伙子,你来拿调令?”柯猛说:“局长,对于分配,我有些疑问。”

“但说无妨。”局长起身,亲自为柯猛倒茶。柯猛接过茶杯,问局长激励员工奋斗的文章:“请问我在笔试、面试中表现如何?”局长说:“项项都是难得的高分,不可多得的人才。”柯猛继续问:“那为何不让我去市体校,却把我派去锦程中学?”局长抿了一口茶,说:“小伙子,锦程中学可是市重点,别人想进还进不去呢。”

柯猛打算继续争下去,不巧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局长一看来电显示,马上示意柯猛不要吱声。原来,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锦程中学校长蒋一搏。

电话声音很大,柯猛听得一清二楚。任凭局长反复解释这是局里精心挑选的人才、响当当的体育高材生,蒋校长就是一口咬定学校现在不需要体育老师,请局里重新分配一个文化课老师。局长拿这头犟牛没辙了,只得先将电话挂了。

柯猛尴尬透了,只好埋头摆弄手里的茶杯,局长有些不忍,便说:“刚才的电话你都听到了,虽然最初的决定是我做的,但事已至此,稍作调整也不是不可能,是进是退,完全尊重你的意见。”

柯猛抬起头来,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一边,说:“事已至此,那么我也改变心意了,这个体育老师,我当定了!局长,请您回复蒋校长,体育也是一门重要课程,请他务必正视。”此刻,柯猛心中的火焰已经被蒋校长的话点燃了,他要让那所谓的重点中学校长蒋某人知道,搞体育的并不平庸无用。

局长微微点了点头,说:“好的,小伙子,你是茶农的后代,希望你像这杯中泡开的茶叶,从干干瘦瘦不起眼的小不点,一点一点地展开,让别人闻见你的芬芳。”

2。疯狂的学校

局里一耽搁,柯猛赶到学校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本以为会因为延误了报到时间而遭遇冷眼,却没想到体育组四个老师只是懒懒散散地和他打了声招呼。

前三天,学校没有给柯猛安排课,但他纳闷地发现,体育组的其他老师似乎也很清闲,()一天到晚,不是忙着聊天、上网,就是看小说,完全没有体育老师的样子,倒也难怪校长会说不需要体育老师。柯猛心想,自己一定要拿出体育老师的精气神,在校内刮上一阵龙卷风。

好在机会马上就来了。这天上午有柯猛的第一堂课,对象是高二(一)班。可当身着运动服的柯猛站在田径场上练习了五分钟自我介绍后,仍没一个学生前来报到。柯猛觉得事态不对,便跑去教学楼,扒着高二(一)班的窗户往里偷偷一看,好家伙,学生们居然全在埋头写字。

柯猛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进去,正准备自我介绍,“站住,你是哪个班的学生?”一个年轻的女老师从教室后面踱过来,难怪刚才柯猛没看到。女老师盯着柯猛,说:“**校服,没戴校牌,你叫什么名字?”

柯猛一见这架势,便知道自己的课一定是被这女老师霸占了,柯猛心想,既然你欺负我,那我也不能示弱,便指着脑袋,说:“老师,我还烫发了呢!”

学生们开始窃窃私语,女老师恼羞成怒,指着黑板,说:“不管你是哪个班的学生,今天,我就要治治你,站门口去,把这篇课文背下来才准回家。”

柯猛抬头一看,黑板正中写着《蜀道难》,便背手昂头道:“噫吁!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柯猛在教室里摇头晃脑,竟把这《蜀道难》背得一字不差,最后一字背完,班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女老师站在讲台边,一言不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这时廊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体育组男老师的脸出现在门口,张望着,女老师一看便对他说:“周老师,不好意思啊,最近赶进度,这节课我要给学生上新课。”男老师摸了摸头,指着柯猛说:“柳老师,不是我,他才是这节课的体育老师,是新来的。”

柯猛见状,绅士地向柳老师行了一个礼,说:“我叫柯猛,一场玩笑,请多多见谅。”说罢,又转向全班学生行了个礼,说:“同学们好!正式介绍一下,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体育老师。”柯猛发现不介绍自己倒还好,一介绍,方才靠那篇《蜀道难》获得的崇拜,此时在学生眼里渐渐变成了冷漠。柳老师更是拉下了脸,那表情明显就是在赶柯猛走。

周老师立马对柳老师点头哈腰,把柯猛拉出了教室,边走边小声对柯猛说:“别瞎闹了,这所学校只抓文化课,尤其是这柳晓柔老师,别看她年轻,可是学校抓成绩一等一的好手。对于这类老师,咱体育老师要老实守好本分,该让就让,该给就给,别自取其辱。”柯猛一听顿时怒火上冒,甩开周老师的手,就往回冲,杵在教室门口,一副安然自得的样子。

柳晓柔见柯猛又杀了回来,横眉冷对:“柯猛老师,你难道不知道吗?因为你的玩笑,我的学生已经浪费了半节课的时间。”

“柳晓柔老师,你要弄清楚,这都是因为你在没经过我允许的前提下占了我的课造成的,这件事情又该如何解决?”柯猛不卑不亢。

柳晓柔轻轻一笑,说:“那好啊,这样吧,明天上午我的语文课,就让给你。”柯猛得意地挺了挺胸,柳晓柔继续说:“不过嘛,别急,这得要经过同学们的允许,不反对吧?”柯猛一听,这还不是赢定了,哪有学生不愿意上体育课的,于是得意地抖了抖眉毛,说:“当然。”柳晓柔说:“好,那么愿意上体育课的同学请举手。”